★。叶の接吻.

草芥集:

低级牢骚。

很多年前,台湾作家柏杨先生就写过一本《丑陋的中国人》,即便不用细读,一看书名就知道是一册国人人性批判的书。以我的悲观主义性格,有时候想想啊,真是觉得我们的国家和民族,何年马月才能成为令人尊敬的国度。

有一次,我甚至极端地跟友人说:中国人真是属于比较劣等的种族!你看,比我们穷的国家,他们有信仰;比我们富的国家,他们有教养。而我们呢,书念得少了一股匪气,书念得多了一股酸气。今天,很多人已经积累了财富,却不会成为贵族,甚至连绅士也成不了,只能成为土豪甚至劣绅。

我还说,别看电视报纸等喉舌在瞎吹,你去看看超市,有几样物美价廉、品质过硬、严于标准的产品是国产的?你去看看大街,有没有广为接受的中级车是国产的?可惜都没有。外国人把最好的东西卖给本国人,而且价格还比卖给外国人便宜;中国人把最好的东西卖给外国人,而且价格还比卖给本国人低一截。

我又跟朋友说,中国关于人的好坏评价是无解的。比如说,你的母亲任劳任怨、含辛茹苦,在子女眼里当然是天下第一的好人。但是,她挤公车却争先恐后、过马路却无视红灯、卖东西却偷工减料。从亲人和社会人的不同角度,又当如何判断。

恕我去的地方少、见识狭窄,我不知道世界上到底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多地方(比如香港、台湾、菲律宾韩国甚至朝鲜)都不待见我们,也或者是当局在下一盘很大的关于苦情的棋,至少假如我遇到一个上述地区的人,即便是穷到极点的非洲人,我都没有理由无端去隔阂、歧视甚至侮辱他们,可为什么我们的睾丸,无论强者弱者都能随便来捏几下。

丑陋的中国人,因为内心的丑陋,导致行为的丑陋----黑夜给了中国人黑色的眼睛,中国人却看不到人性的光明。无能的中国人,因为内心的懦弱,导致行为的无力----黄土地给了中国人黄色的皮肤,中国人却像白血病患者一样孱弱。

毛祖曾经教导我们: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

好了,大牢骚发完了,我又想发问了:

Lofter上玩摄影的这么多,有几个是摄影家协会的?我估计不多,很多人讨厌这种伪体制的东西,一定有它的道理。关于摄协这个东西,只要看看会员的真实水平,事实上本就是个中老年摄影爱好者协会,却偏偏要冠个“家”,又验证了中国人对成名成家的虚无幻想和日益膨胀却毫无意义的虚荣心。

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说得一点没错,而在中国,不需要大段的理论,五个字概括之:饱暖思淫欲。日子过得好了,就开始寻思找东西玩了。这不,以为披上了马夹(口袋一定要多)、拎上了单反(镜头一定要大)、拍上了美女(衣服一定要少)、赶上了日出(脚架一定要立),就成了摄影家。拍个割稻子,就叫“丰收的喜悦”;拍个村口老人,就叫“盼子归”;拍个低头的女子,就叫“心有千千结”;拍个隧道,就叫“时空穿越”;更有甚者,不远千里不远万里,组团拍西藏拍新疆拍草原。可怜的中国式审美,还是省省美吧。

其实,又何止是摄影;所有需要独立思考、独立创作的,又何止是艺术。而艺术脱离了原创性,与垃圾又有何异。

 

题图系引用匈牙利摄影师Ander Kertesz先生的作品,此注,并致敬意。

MINIESE:

MINIESE新系列之——Another Possibility 18 号:重逢。